金氏后裔  
最新更新  
中纪委网站推介一代廉...11-08
金氏文化(长沙)高峰论...10-11
中国金姓源流参考资料09-27
听习近平讲什么是乡愁09-24
《天下金氏一家亲》歌...09-22
湖南会展行业协会秘书...09-12
金氏文化高峰论坛组委...09-12
2018金氏文化高峰论坛...09-08
《金氏文化园》视频09-04
致金氏宗亲的一封信09-03
福州新洲将军庙06-05
晚秋,我们邂逅在美丽...05-18
湖南省七甲坪金氏祠堂...04-11
长沙金氏文化园项目研...04-10
长沙源远堂金氏文化园...04-08
我与“节如松柏”匾额03-31
湖南金炯然金亚林等宗...03-16
湖北民政厅公布涉嫌非...03-01
习近平谈家风02-22
莫把“乡怨”当乡愁02-22
英山县文物局召开金光...02-09
英山“金光悌纪念馆”...02-09
民政部公布系列非法社...02-08
江西高安金姓村传奇01-08
“大清包公”金光悌略...01-08
英山黄梅戏《金光悌》...11-28
《金光悌》亮相国家大...11-28
《金日磾家族族歌》微...10-28
匈奴祭天金人和秦始皇...09-07
匈奴祭天金人的千年未...09-02
热点新闻  
拜祭始祖金日磾公文04-02
天下金姓不一家07-16
《金日磾家族族歌》微...10-28
《故乡的西河》后记11-25
金氏族人和组织积极保...03-17
金氏世派字辈汇集之一03-07
鄂东鄂南金氏源流新发...03-22
匈奴休屠王太子金日磾...03-18
追寻远去的匈奴11-15
《金日磾研究文集》正...01-01
金氏家谱收藏目录02-23
《金日磾研究文集》前...10-09
《陪你去英山》歌词曲03-21
炎黄金氏文化网组稿重...03-01
英山金氏文化小山村--...11-19
炎黄金网独立新闻发言06-16
金日磾墓园保护工程系...03-14
苍南金姓05-27
湖北金氏祭拜始祖金公...04-01
《金光悌研究文集》首...05-11
安徽金氏02-16
金光悌廉政文化园项目...11-12
金日磾武威的“马王爷...02-23
同姓不一定同宗07-25
《陪你去英山》微信版...03-21
西汉辅政大臣秺候金日...03-18
金日磾和阿史那社尔为...09-25
金 谱 荟 萃02-26
金世平通城祭祖颁谱大...04-07
走进湖北金氏活动深受...04-26
 
金家族人 您当前的位置:金网首页 > 金氏后裔 > 金家族人

百年易逝宗情难忘
作者:金仁春  日期:2014-05-26 16:31:17  人气指数:2549  

百年易逝宗情难忘
金仁春

       一旦将历史的镜头推向“文革”那个年代,一幕幕泯灭人伦的场景,注定难以从记忆中抹去。
       坐落在浙北安吉县的一个自然村,叫官塘冲(隶属良朋镇良朋村),这里繁衍了一支金氏后裔。“文革”开始不久,族中出了“造反”三兄弟,不惜采用威逼手段,将藏匿很深的家谱连同谱箱付之一炬。从此,这支源自安徽桐城的金氏后人,不得不与祖上老家“相隔两茫茫”,失去了联络。然而,百年易逝,宗情难忘。历史的悲剧毁掉的是家谱,毁不掉的是这群“安庆佬”,这群永远讲安庆话的“安庆佬”。于是在此后的漫漫寻宗路上,不时演绎着悲伧的故事。
       皇天不负有心人。本人作为族中长孙,不忘几代人寻根觅宗的夙愿,铭记“荣华原素定、实自积仁来、立志承先祖、功高列上台”的字派,在众多宗亲和朋友的帮助下,而今终于取得突破性进展。尤其是看到族谱之后,心情真的就叫“喜大普奔”(现今流行的网络语言:喜闻乐见、大快人心、普天同庆、奔走相告),这种情绪转换带来的惬意与快感,不由发出重重的三声叹息。
       一叹安吉良朋金氏的来龙,折射了安吉近代史的去脉
       众所周知,十九世纪中叶爆发的太平天国战争,是以长江中下游以及浙江北部这一中国人口最密集、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为中心的,两军在此相峙时间长达十几年,战事激烈残酷,导致人口大量死亡,除此之外,战争引发的灾荒和瘟疫更使人口锐减、田地荒芜。由此引起了近代中国历史上规模最为宏大的移民浪潮之一。安吉和孝丰(现在的安吉县由原来的安吉、孝丰两县在解放后合并而成)是浙皖相交之地,成为太平军与清军反复争夺的地区,因而是人口死亡最多的地区之一。太平军于咸丰十年(1860年)进军安吉、孝丰两县。战争期间曾三度入据孝丰,与清廷对峙达五年之久。太平军攻克安吉县城之后,亦同清兵和地方团练历战数年。据旧志载,同治三年(1864年)安吉县土著仅存6838人。同治六年,孝丰县的荒田多达9万余亩,为耕田的3. 6倍。《台匪闹事续闻》提出战后“十余年来,休养生息,不能盈万,以故客民纷至沓来,视为利蔽”。《浙志便览:孝丰县序》称:“贼经邑境往来皖浙如梭,居民入山避乱亦被杀掳殆尽。” 由此可见,这场战争使安吉、孝丰两县人口几乎损失殆尽。战后两县成为人口“真空”地区,出现“百里无人烟”的凄凉景象。太平天国战争之后,清政府为恢复生产,实行“招垦、招佃”、“轻徭薄赋”政策,迁徙豫楚皖等地的人前来垦荒。
       在此背景下,安庆府各县大量人口迁往安吉拓荒屯田直至定居。相传我的太公两兄弟即定珍、定御(安庆金氏忠孝堂第41代世孙),就是1880年前后力行千里“挑箩担”到安吉的,安稳之后妻儿也随之来到安吉,从“实”字辈起,先后繁衍了“自”字辈8房、“积”字辈16房、“仁”字辈21房等子孙后代。周边毛姓、方姓等老乡的情况类似。从上述情况可以看出,太平天国战争(百姓称“长毛”时期)移民基本决定了安吉县的人口分布与方言格局。目前,安吉人口45万,其中河南、湖北和安庆方言人口占一半多,安庆人超过5万之众。
       二叹千里寻宗历程艰辛,更觉金氏一家亲着实温暖
       从小到大,听到的都说祖上是桐城老梅树街的,左邻右舍大都认同这一说法。所以,“老梅”成了安吉几代桐城移民精神上的“圣殿”,心灵中的“香格里拉”。多年来,每每遇见桐城人尤其是老梅出来的,总是格外亲热,时不时打听老金家的情况,而提供的诸多线索终无结果。年复一年,虽心有不甘,但力所不逮。
       历史的谬误总是那么惊人的相似。“老梅”,之所以成为身处外乡的桐城游子挂在嘴边、想在心中、寻在梦里的地方,是有一定历史原因的。老梅街原先只是一座荒岭,因岭头一棵古老硕大的腊梅树,故过客常在此歇脚。时间一长,逐渐形成了小街,名为“腊梅树街”,后演成“老梅树街”。民国之后,已成桐城西乡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鼎盛时,店铺栉比,商贾云集,黄梅声悠,热闹非凡。著名黄梅戏大师严凤英就是在此拜师学艺出道的。百多年来,如前所述,因为种种原因,桐城人不断外迁,口耳相传“老家在老梅街”,实际上好多人的祖上并不在老梅街。原来,与老街一堤相邻的是桐城四大河之一的挂车河。遥想当年,河面上船排星罗,客货南来北往,老梅街无疑是当地的水陆交通枢纽。或许,当年告别家乡的桐城人,大多由此出发,或乘船顺水而下,或挑上箩担迈向他乡。老梅街,就成了桐城游子最后的故乡印记,代代相传。
       唏嘘之后,回到发生在最近的寻宗故事。“五一”过后,与儿时伙伴相聚,席间,四位姓毛的发小畅谈他们认宗修谱的细节,其中才权、四清两位兄弟两次到桐城实地考察,联谊宗亲,找到了他们一世祖的墓地和宗祠遗址。言谈之中,他们还得出体会,“老家在老梅街”是误导,并建议先在网上查线索。于是,人手一台电脑,根据我提供的“20代字派”等零星资料进行“海查”。直到深夜时分,才权兄在“金家湾”网站上发现了与“20代字派”一致的金氏忠孝堂及其《续修族谱序》,随即“安庆金氏宗亲联谊会”及金许生秘书长等信息印入眼帘。哇塞,寻宗一旦插上“科技的翅膀”,似乎变得容易多了,真乃“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翌日,怀着激动的心情与许生秘书长取得了联系,并请求帮助。许生宗亲听到浙江人能讲一口相当地道的桐城话之后,惊愕之余,连忙表示倾力相助,并介绍金氏忠孝堂族谱最近有人已经续修,让我提供相关资料,便于安排见面。不日遂接到与贵池等外地宗亲一起到安庆见面的佳音。5月9日晚饭后,在才权、四清两位发小以及在浙工作的一安庆籍朋友的秘书陪同下,一行四人星夜驰奔安庆。第二天一早,许生秘书长陪我们来到了安庆老峰镇金来东宗亲所办的企业,见到了来自贵池等地前来问祖的仁琦、汇严等宗亲,看到桌上摆放的族谱,心如撞鹿,于是小心翻阅,但遗憾未能找到有关本祖太公的记载,后发觉来东宗亲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续修的族谱,只是忠孝堂的分支房谱。接下来的一幕让我感动不已。中午来东宗亲设宴,走进包厢,发现安庆金氏宗亲会金棣、建新、金来等安庆金氏宗亲联谊会的重量级人物已候多时,宗亲们的热忱实难言宣。在同是老金家、同讲安庆话的氛围之下,大家推杯换盏,谈笑风生。席间,仁琦宗亲提及忠孝堂祠堂可能在桐城龙岗榆树嘴,在场宗亲马上打听具体方位,此时意想不到的是,金棣会长主动提出,由他亲自带路前往。
       驱车百余里,途径金神镇和嬉子湖,到了榆树嘴之后,找到了同为忠孝堂的金积祥宗亲。老人今年85岁,硬朗健谈,向我们详细介绍了当地金氏情况及祠堂的具体位置(1958年前后被拆),动情描述了族谱失落的悲凉过程,并执意带我们到祠堂旧址察看,此时大雨滂沱,我们只好婉拒,答应日后再来。夜幕降临,我们在雨中准备返回安庆,同车的发小建议,老梅树街距此不远,该去“朝拜”,为此只好谢推金棣会长早已安排的、以安庆金氏宗亲联谊会名义所设的欢迎晚宴。
       转眼到了老梅树街。眼前的场景令人吃惊,麻石条地面虽然还在,但缺角少块、坑坑洼洼,街两边的雕窗楼阁依稀可见,却破落不堪,丝毫不见昨日的繁华。走到街的尽头,上了河堤,发现河床上长满灌木杂草,昔日喧闹的码头、成排的船帆早无踪影,现实中的老梅街已日渐式微。唉!白云苍狗,星移斗转,“故园归去已无家”。感慨之后,我们站在街口,替老祖宗高声喊道“我回来了!”此时老街上有人探出身子问我们,“哪场子来的?搞么事?”我们答道“浙江来的,找祖宗”,并打听街上可有姓金的,回答说没有,但指出附近有个叫“金河潭子”地方有许多姓金人家。随即驱车前往,在热心村民指引下,很快来到金姓俩兄弟家,但均外出。此时又有人告诉我们,不远处的杨河村几乎都姓金。于是我们又赶了过去,进村就遇见了热情的宗亲老夫妇,听了来意后带我们到族中长辈家,交谈中发现字派不符,“暗号”对不上。就在临别之时,老人告诉我们,在靠近潜山县的青草镇还有一支金氏族群。就是这句话,提醒了随行的毛家兄弟,说早年老毛家到安吉修谱的人不少是青草的宗亲,既然老祖宗差不多时间迁到安吉,说不定原先就是从青草结伴出去的。尽管此时雨越下越大,且过了晚饭时间,但我们依然决定赶到青草镇。到了青草镇,随即询问何处能找到金家与毛家,热心的“老家人”告诉我们,河对岸就是金家老屋,不远处就是毛岗。一圈转下来,此时才踏实下来,“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答案似乎即将分晓。
       次日早餐后,我们径直来到金家老屋(现为里仁村花园队),一番交谈特别是对上“暗号”(字派)之后,族中唯一的自字辈老人,把我们带到了保存家谱的长房家中,主人(积州宗亲,与我父亲同辈)因病在合肥手术,热情的婶娘忙着端茶倒水,并嘱人抬梯架到阁楼,打开谱箱,我怀着敬畏之心帮着把家谱一卷卷拿了下来,共计28卷。谱面“京兆金氏支谱”、中缝“忠孝堂”赫然在目。此谱乃民国25年续修之版本,迄今近80年,期间未曾续修,谱中明确记载共印100号(份),每号28卷。所以,吉州宗亲保存族谱如此完整(其领谱号为息字号)实属不易,理应受到我等族人的敬重。经过近一天的查阅比对,终于在16卷上找到了我祖的名列,乃为40世祖素魁公,生三子即41世祖定珍公、定宝公、定御公;到安吉发脉的是定珍公,生二子即42世祖实连公、实銮公。实銮公就是我的曾祖父。谱中还记载,素魁公、定御公的墓在花果园椅形白虎爪下,而金家老屋的祖坟山就在花果园。如此看来,我祖上原先定居金家老屋笃定无疑。苍天啊,大地啊,我终于找到根了!消息传至家父及许生、仁琦等宗亲处,无不为之欢欣。
       三叹忠孝堂震古烁今,续修族谱疑难重重,但刻不容缓
       本人虽忝列博士之位,但才疏学浅,始终不敢跻身学林,对族谱尤其是本族家谱知之甚少,更谈不上研究,故而有些白丁式发问,不免贻笑大方,但求证之心弥烈矣。
       难以忘怀的是,翻开族谱首页,即见“诵芬詠烈”四个遒劲大字,由国民党元老陈立夫先生所题。在民国25年即1936年立夫先生能为“金氏四次篡修家谱纪念”而“敬题”,足见当年本族之望,个中缘由值得探考。忠孝堂之前的三次修谱(清嘉庆甲子年立谱、咸丰乙卯年重修、光绪甲辰年续修),达官贵人和贤士名流赠序累累,可见本族本堂社会地位极高。近日,阅读许生秘书长所赠《金氏世界》和《金家人》,发觉历史上金氏是个名人辈出的家族,涌现了无数英雄豪杰、巨商大儒,诸多带有金氏特色的创举,可谓天意神启。就本堂族谱而言,卷首所定的家训、家规,字字精粹于心,句句璀璨于形;卷尾满是他姓歌功颂德的溢美之词,载列的名就先宗为数更是不少,谓“彭城家声远、忠孝世泽长”,实不为过。
       据金氏《世兴会义渡记》所载,桐、怀忠孝堂祠堂建在榆树嘴是准确无误的,从徽州(休宁)迁来也是准确无误的。另据与金棣会长一同造访的榆树嘴积祥宗亲介绍,他2岁时(大致1927年前后),父亲用藤萝背着他到徽州,因为徽州老祠堂门楼受损,邀各支金氏后人共同修缮,并说老祠堂是八进的宏大建筑。《京兆金氏支谱》卷一也罗列以下目录:《华紘公自徽迁皖源流序》、《正毅公由休迁桐传》、《伴偿公由休迁桐四世五公传》、《德治公由休迁怀传》。由于时间仓促,对这些序、传中的时间、人物、过程未能细察,但忠孝堂源自休宁的结论是肯定的。新近,来东宗亲主持续修的《京兆金氏支谱》序中《关于字派更正确定之说明》称,“《京兆金氏支谱》在清嘉庆甲子创修时系适皖的桐城和怀宁两支合修,字派确定是以桐城一支的字派为启端,而未考虑我怀宁一支的字派,故造成我怀宁金氏后裔的混乱。现根据谱中实际所载,将‘荣华原素定’更正为‘大国正宏基’。以理明我支传承而不乱也”。此“说明”在安庆金氏宗亲联谊会《金家湾》网站和他们出版的《安庆金氏宗亲联作品选》一书上也有刊载。这里面有这样的问题,如果针对怀宁金氏的族谱,更正为“大国正宏基”,无可厚非。如果未来续修《京兆金氏支谱》即整个忠孝堂谱,此“更正”值得商榷,毕竟“荣华原素定”也是事实传承,且在民国25年续修的谱中已经确立。如何解决,还需研究。
       我们都知道,修篡族谱主要是为了敬祖睦宗不至于宗派紊乱,与他族相区分不至于串系伪祖,传承家族的历史迁徙,规范族人守法遵纪,光大祖先荣耀,启迪后代子孙。然而, “世短意常多”,对民国25年之后,一直未曾续修的忠孝堂族谱而言,其支系本就丰茂,80年来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后裔不胜其数。就我所知,现在的安庆老峰,桐城的青草、双店(榆树嘴)均有后裔定居,还包括安徽贵池、浙江安吉等等,不一而足,欲厘清支脉字派,挂线子嗣户籍,确为一项十分庞杂艰巨的工程。是愚以为,续修族谱,重振忠孝堂,既在当下,更重未来。

                                                                                    安庆金氏忠孝堂45世裔孙 金仁春
                                                                                       二〇一四年五月十六日于杭州
 

上一条:江西峡江金氏分布
下一条:桐乡洲泉金氏家族
返回】【关闭
0
 
 
 
 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 | 中国文化院  |  世界丛氏宗亲网  | 福建金氏网  | 湖北省炎黄文化研究会  | 曾氏宗亲网  | 胡氏宗亲网  |李氏网  |中华王氏网
 
至顶 反馈 至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