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田野  
最新更新  
中纪委网站推介一代廉...11-08
金氏文化(长沙)高峰论...10-11
中国金姓源流参考资料09-27
听习近平讲什么是乡愁09-24
《天下金氏一家亲》歌...09-22
湖南会展行业协会秘书...09-12
金氏文化高峰论坛组委...09-12
2018金氏文化高峰论坛...09-08
《金氏文化园》视频09-04
致金氏宗亲的一封信09-03
福州新洲将军庙06-05
晚秋,我们邂逅在美丽...05-18
湖南省七甲坪金氏祠堂...04-11
长沙金氏文化园项目研...04-10
长沙源远堂金氏文化园...04-08
我与“节如松柏”匾额03-31
湖南金炯然金亚林等宗...03-16
湖北民政厅公布涉嫌非...03-01
习近平谈家风02-22
莫把“乡怨”当乡愁02-22
英山县文物局召开金光...02-09
英山“金光悌纪念馆”...02-09
民政部公布系列非法社...02-08
江西高安金姓村传奇01-08
“大清包公”金光悌略...01-08
英山黄梅戏《金光悌》...11-28
《金光悌》亮相国家大...11-28
《金日磾家族族歌》微...10-28
匈奴祭天金人和秦始皇...09-07
匈奴祭天金人的千年未...09-02
热点新闻  
拜祭始祖金日磾公文04-02
天下金姓不一家07-16
《金日磾家族族歌》微...10-28
《故乡的西河》后记11-25
金氏族人和组织积极保...03-17
金氏世派字辈汇集之一03-07
鄂东鄂南金氏源流新发...03-22
匈奴休屠王太子金日磾...03-18
追寻远去的匈奴11-15
《金日磾研究文集》正...01-01
金氏家谱收藏目录02-23
《金日磾研究文集》前...10-09
《陪你去英山》歌词曲03-21
炎黄金氏文化网组稿重...03-01
英山金氏文化小山村--...11-19
炎黄金网独立新闻发言06-16
金日磾墓园保护工程系...03-14
苍南金姓05-27
湖北金氏祭拜始祖金公...04-01
《金光悌研究文集》首...05-11
安徽金氏02-16
金光悌廉政文化园项目...11-12
金日磾武威的“马王爷...02-23
同姓不一定同宗07-25
《陪你去英山》微信版...03-21
西汉辅政大臣秺候金日...03-18
金日磾和阿史那社尔为...09-25
金 谱 荟 萃02-26
金世平通城祭祖颁谱大...04-07
走进湖北金氏活动深受...04-26
 
散文小说 您当前的位置:金网首页 > 金色田野 > 散文小说

金光悌智断盗饷案
作者:姜泽华  日期:2016-02-17 21:08:07  人气指数:2162  

 英山文联隆重推出获奖征文:
“大清包公”金光悌文艺作品选登(一)

金光悌智断盗饷案
文/姜泽华

       清朝嘉庆年间,四川爆发了白莲教起义,朝廷调集重兵,前往平叛。嘉庆七年(公元1802年),前线突然发生了一起粮秣官盗饷银潜逃案。
       四川绿营那封关于追饷银的紧急公函到达山东济南时候,山东按察使金光悌正在处理公务。直到历城知县登门来报时,金光悌才明白了案件详情。原来是四川绿营中,有一名叫侯成的济南籍粮秣官,因为被查出贪污军饷后,竟携带十万两军饷银潜逃回山东了。特命山东按察使衙门协同历城县令捉拿逃犯归案,并追缴军饷押送回四川渝州前线,不得有误,误则军法从事云云。历城县令见案情重大,一接到公函,立即来见按察使金光悌大人。
       按说此事本应由四川提督上报兵部,由兵部刑法司下达海捕文书,然后再转地方官办理,在前线打仗的绿营部队有什么资格直接对一省提刑发函下令?再说像这样的军官携饷潜逃巨案,不但要处以杀头之罪,还要向其家族追回饷银。恐那侯成不但不会逃回家乡,在原籍连亲朋都不会有!四川绿营如此霸道无理,无非是借故勒索地方,让地方替他们填补亏空罢了!久历宦海的金光悌一时怒极,当即便责成历城县令,将公函原件驳还!
       历城县令连忙阻止道:大人息怒。虽然说这公函无理,武官历来比文官尊贵,何况现在是平叛川、楚白莲教匪的非常时期。以下官看,不如派人到那潜逃的军官家乡查问一番,然后回函说侯成根本没有回籍,应付过去算了!
       金光悌虽然性格倔犟,心思却极是明敏缜密,料事如神,处事周详。听历城知县说得有理,便强压怒气,拿过公函仔细参详一番,思考该如何回复四川绿营。
       忽有历城县差役来报,说是有两名客商在历城海岱大街上发生争执,继而相互拼命撕打。现已被巡街衙役拘拿到衙,请历城县令火速回衙升堂审理。
       俗话说山东响马河南贼。山东济南虽说是省城,民风向来强悍好斗。尘微小事,往往酿成伤残重案,使历城历任县令头痛。所谓“前生不善,今生知县;前生作恶,知县附郭;恶贯满盈,附郭省城”。济南作为山东一省首府,不但有知府、巡抚两级衙门,还有按察使、布政使等衙门林立。官大一级压死人,一旦发生突发事件,历城知县往往首当其冲,被各级衙门问责。历城县令闻报不敢怠慢,连忙向金按察使告辞,急匆匆回县衙料理。
       金光悌暗想,自己来山东担任按察使已有半年,正好借机去看看历城县令断案。一来考察一下这历城资深县令断案决狱能力,二来也了解些济南的风俗民情。于是就不要仪仗,仅带一名亲随便装尾随历城知县而去。

       历城知县回到县衙,匆匆下马来不及梳洗,便愤愤来到县衙前堂坐下。见堂下跪的两名客商俱是衣衫不整,鼻眼乌青,如戏台上的两个小丑一般,就气不打一处来。一拍惊堂木厉声喝道:如今是农忙时节,你二人不务农桑,不事贩卖,却于闹市撕打搏命。仅此一桩,便不是什么好百姓。来呀,先拉下去每人打二十板子!
       站在人群中的金光悌不禁暗暗摇头。这个历城知县,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打人,也太过猛浪了。
       听县太爷不问青红皂白就要开打,堂下那年轻客商急忙喊道:老爷慢打老爷慢打。小人并不是盲流无赖,也不是故意与人撕打。只因在几天之前,侯成这混蛋拐骗了我家新寡嫂子,小人父亲一气之下,卧床不起。今天小人为父亲进城抓药,没想到恰好遇到了这个混蛋。小人拉侯成来县衙论理,侯成不从,所以才会撕打……
       事情居然这般凑巧?历城县令不禁转怒为喜。刚要发签让衙役们当堂把盗军饷逃回原籍的侯成拿下,突然抬头看见人群中的金光悌向他摇头示意,蓦然心中一动,就表面不露声色。问另外那名客商:你叫侯成?是哪里人士,平常做何营生,与本县细细说来!
       没想到那名客商居然似没听见一般,跪在那里一言不发。
       莫非真的是做贼心虚?人群中的金光悌暗想:如果堂下这人果然是四川绿营盗饷银潜逃的粮秣官侯成,岂不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可一个盗饷银潜逃的军官,逃回家不久就作奸犯科,还拐骗良家妇女,未免也太色胆包天,不合常理了。
       见侯成既不喊冤也不辩解,那年轻客商却双眼冒火,一副欲扑上去继续撕打的样子,不似作伪诬陷,历城县令不禁又要发怒喊打,想到按察使大人在堂下观审,只好再强压怒火,暂且撇开侯成,吩咐那年轻客商从头至尾细细说来。
       年轻客商镇定一下说,草民姓方名涛,济南城东三十里外方庄人氏。草民的兄长方波因常年在外做生意,家里只有草民父亲和嫂子三人度日。半月之前,侯成扶我家兄长的灵柩,突然来到我家,说我家兄长在四川渝州暴病身亡。作为我兄长的生前好友,他是来送我亡兄的灵柩还乡的。突闻兄长噩耗,小人全家悲痛欲绝。而兄长有朋友如此仗义热心帮助我家,我们全家对他自然是感激不尽。可没想到这厮心底竟是个好色之徒!他见我新寡嫂子貌美,当下就暗生歹意,第二天竟把我寡嫂拐去!家父一气之下卧床病倒,以致兄长的棺椁至今也没有下葬。青天大老爷,你可要为草民作主啊!
       公堂上下,顿时议论纷纷。都说这侯成貌不超群木衲寡言,没想到还有这般高妙的偷香窃玉手段。只是既然拐骗了良家妇女却不远走他乡,仅在三十里外的济南府躲藏,也未免太张狂了!
       历城县令听方涛说得有鼻子有眼,并且那侯成的确来自四川渝州,就更加断定拐骗良家妇女之后另有隐情,马上一拍惊堂木喝令肃静,问侯成是否认罪服法。
       一见县令发怒,侯成再也不敢作哑了,一开口,却是一口四川渝州方言:禀告大老爷,小人不是侯成,小人真名叫作刘赶,乃是四川渝州人氏。小人虽假扮过候成,但小人决非侯成本人,更没有拐骗过良家妇女。小人在家乡虽无近亲,却有一大帮熟人。大老爷如果不信,尽管派人前去渝州查问便知。再说,小人来济南还不到半月,人生地不熟,怎敢去拐骗良家妇女?
       那你为何要假扮侯成,侯成又是何人,现在在哪里?见历城县令终于问到点子上,金光悌暗暗点头赞许。
       那自称刘赶的客商接着说道:一年之前,小人在家乡渝州作点儿小本生意。兵荒马乱年间生意难做,小人日子就过得很不容易。后来多亏结识当地绿营一个叫侯成的军官,承蒙他多方照顾,小人才得以混口饭吃。时间长了,我和那侯成就成了朋友。有一天,侯成突然来找我,给我五十两银子,要我同他一道把客死渝州的一位同乡好友尸骨送回家乡。五十两银子,小人就是做三年生意也不容易挣到,于是小人便答应了。再说小人在家乡也是孤身一人,到哪里都一样谋生过日子。可当我们一路跋山涉水,行至山东高唐时候,侯成却突然说此地离济南已经不远,他还有一些军务需在胶州办理,让我一人护送朋友灵柩,前往济南城东三十里外的方庄。为路上方便,就让我冒充他的名号,反正朋友家人也不认识他。接着便详细给我介绍了他朋友的家世,并嘱我把朋友方波生前的一封信,悄悄交给他的妻子,然后把朋友妻子带至山东高唐。侯成这是让我帮他拐骗别人老婆啊!见我颇不情愿,侯成就许诺事成之后,再给我五十两银子作为酬谢。小人想毕竟与他相交多年,再说已离家数千里,在此举目无亲,就这一个朋友,没了银钱,连家乡也回不去了,便只好勉强答应了。小人没想到事情竟然非常顺利。那方波的老婆看了那信之后二话不说,竟不顾安葬亡夫尸骨,就急匆匆跟我去了山东高唐!想必那方波生前就让侯成给戴了绿帽子,侯成和那婆娘早有一手儿……待我把那女人交给侯成,侯成这才对我说,他是因在军营之中得罪了上司,上司要寻机陷害他,所以他才借护送老乡灵柩回乡之机,逃回山东原籍。至于他与方波妻子王翠莲,果然是因为她们早年便有私情。如今方波已死,她们当然要破镜重圆。接着便付给小人五十两银子,要我自行离去谋生。小人想侯成既是逃跑军官,作为他的朋友若再回渝州,难免受他连累,于是就悄悄来济南住下。心想济南府是个大地方,没人认识小人,小人做些小本生意,一定可以安稳度日。谁会想到事情偏偏凑巧,小人来山东仅仅认识一个方涛,而方涛偏与我在济南府相遇,因此发生厮打。但拐骗王翠莲的真是侯成,王翠莲虽是同我一起逃离家门,与小人实在是无多少干系啊……
       如此说来,那侯成是与你在高唐分手的?听了四川渝州刘赶一番生涩难懂的四川话,历城县令急不可耐问。历城县令想,如果能够在按察使大人面前,轻而易举破获军官盗饷潜逃案,脸可就露大了。历城县令想着,脸上已经开始挂了笑容。
       刘赶点头称是:三日之前侯成还住在高唐县西阁门内的“悦来客栈”,但小人不敢肯定他现在还住在那里……
       历城县令马上一拍惊堂木,说道案情复杂,需捉拿案犯到堂之后再做判决。接着吩咐暂且把方涛刘赶收监,然后亲自下堂,把金光悌请到历城县衙后堂……

       金光悌随同历城县令来到历城县衙内堂,奉茶已毕,历城县令道:下官马上派人到高唐捉拿侯成到案!有按察使大人暗中坐镇,下官轻易破了这桩大案。按察使大人真是下官的贵人啊!
       金光悌微微一笑:贵县审案思路清晰,明察决断,都是好的。只因效命朝廷心切,还欠细致周详啊……
       历城知县忙站起来拱手道:臬台大人久历秋曹,侍读内阁,乃国之栋梁,天子近臣。还请大人不吝赐教。
       金光悌挥手打断历城知县的恭维:且不说你现在断言侯成与携带军饷潜逃的军官侯成同属一人还有些为时过早。我来问你,派去捉拿侯成和王翠莲的捕快,哪个认识她们?你派人到高唐县捉拿案犯,以何为凭据?
       历城知县当场怔住,面红耳赤之下当即就要再审刘赶,询问侯成和王翠莲体貌特征。金光悌却道:案情重大时间紧迫,本按察使及早介入,但绝无与贵县争功的意思……王翠莲既然和侯成早有奸情,他们二人现在一定住在一起。而王翠莲又是方涛的寡嫂,就请贵县让捉拿人犯的捕快扮成商人带上方涛,一同前往高唐。另外我再修书一封,让高唐县令从旁协助,当可确保万无一失。只是贵县下次审案,万不可如此急功猛浪了。
       历城知县听了连连点头。待诸事安排妥当,金光悌起身告辞。历城知县再三挽留,请金光悌在历城县衙小酌几杯,金光悌无奈苦笑道:我看过贵县的履历,贵县已在历城知县任上五年有余,何以年年辛劳如斯,考评却总是“中平”不得升迁?我等司法一方,诸事不但要明察秋毫,还需雷厉风行,万不可怠慢迟钝。本官这就要亲去济南城外方庄走一遭。侯成既然能勾引朋友之妻,难保不会谋财害命,必要时,也许还需要开棺验尸呢……

       再说历城县捕快一路急行,来到高唐西阁门内“悦来客栈”,却并没有找到侯成和王翠莲。无奈之下,只得拿上金光悌给高唐知县的书信,前往高唐县衙求助。  
       听说盗饷潜逃重犯潜藏在自己辖境,山东按察使大人已经亲自过问此案,高唐县令岂敢怠慢,马上命令三班衙役全体出动,在境内展开搜捕。第二天拂晓,已经另觅住处的侯成和王翠莲终于被抓到,高唐县令还加派人手,把二人押送到济南。
       案犯收监,金光悌亲自给高唐县令回信,对高唐县令办事效率自是大加赞许。第二天日上三竿,一并人犯被提解到按察使衙门,金光悌邀请历城县令一起坐堂,审问这桩重案。
       山东按察使和历城知县共同坐堂联手办案,自是非同凡响。消息传出,一时万人空巷。堂鼓响过不久,堂外已是人山人海。
       不料那刘赶一被带上公堂,就大声惊呼:两位大人,这个人绝对不是侯成……
       难道高唐知县居然抓错了人?历城知县大惊失色,金光悌却冷静急问:此人不是一路与你护送方波灵柩来山东济南的侯成?
       刘赶点头肯定说道:绝对不是,小人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历城县令自以为昨日受了按察使大人教诲,不假思索就说:那一定是高唐县拿错了人!来人,派人速速再去高唐……
       金光悌摆摆手,止住历城知县。猛抬头见旁边跪着的王翠莲一直垂首不语,忽然醒悟:我怎么竟然忽略了此人!在她的身上……?

  见按察使大人忽然盯着自己冷笑不语,堂下王翠莲长叹一声:不劳大人动问,犯妇把一切都招认了便是……
       犯妇乃是济南城里人氏,当年初嫁济南城外方庄方波的时候,日子虽不富裕,倒还满足。我丈夫聪明能干,且宠我疼爱我。按说,我不该再生什么非分之想……但时间长了,我便开始厌倦了那种满足。我是个女人,我需要的是一份常相厮守的甜爱。可我的丈夫方波却常年在外奔波,一年之中,少有夫妻团聚时候。我实在是太清苦了!长夜难熬啊!于是,我便认识了村人宫强。王翠莲瞥了堂下的那个男人一眼,继续说:我知道我那样作对不起丈夫,可和宫强在一起,毕竟给了我生活的快乐,我便不由自主,经常和宫强在一起私会……那一日,刘赶扶我丈夫灵柩来时,犯妇也是万分悲痛。一日夫妻百日恩,何况我与他做了近十年夫妻。后来刘赶悄悄交给我的一封书信,又使我转悲为喜。原来我的丈夫方波没死。方波在信中说,他在外面发了一笔天大巨财,怕走漏风声就不愿与公公和小叔分享,所以才诈称客死他乡。嘱我见信之后,马上随刘赶出走,造成与人私奔假象。然后我们夫妻二人团聚,找一个别人寻不到的地方独享富贵。看了方波的信之后,我简直心花怒放!我早就厌倦了和公公及小叔子一起的清寡生活,何况我和宫强的事,公公已经有些耳闻。如果公公得知我丈夫未死再告知他我的丑闻,后果不堪收拾。恰好宫强听说我家丈夫客死他乡,私下来找我,想让我改嫁给他。也是我鬼迷心窍,竟把事情真相说给了宫强……宫强听了,就软硬兼施威胁我,让我一切听他安排。他说,既然方波已经客死他乡,被官府注销户籍,也就不该再存在世上了。如此即使我和方波有了钱,以后也只能象老鼠一样偷偷摸摸活着,无法尽享富贵。倒不如设法让方波真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然后他和我远走高飞,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过一辈子……我顿时吓坏了。我的身体虽然背叛了丈夫,可我的心里却从没有想过要害死方波,自然不能答应宫强。但宫强的威胁却让我束手无措,我的哀求在宫强威胁面前无济于事。如果宫强把我和他的事情说出去,我恐怕什么也不会有了!于是我未等那棺椁下葬,就随刘赶匆匆逃离了家门。可我没想到宫强居然尾随我们到了高唐“悦来客栈”,并趁我丈夫不备,下手杀害了他!于是,我便别无选择。在那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丧心病狂的宫强若是再杀了我,根本不会有人知道……
       跪在堂下的宫强再也按耐不住,突然抬起头破口大骂:你这个贱人!若不是你骗我说你丈夫发了一笔巨财,我又怎会上你的当,作出杀人勾当!大老爷,小人全是受了这淫妇欺骗,才下手杀了人啊……

  案情居然如此曲折,向来温文尔雅的金光悌再也忍耐不住,怒喝一声:奸夫淫妇,罪不容赦!想必你们在方波身边并没有找到那笔巨财,贼心不死,所以才迟迟没有离开高唐逃命吧!待本官来告诉你们那笔巨财的下落!
       作为一省提刑,金光悌自然不会放过任何教化士民的机会。见按察使衙门之外人山人海,金光悌便走下大堂,来到观审人群跟前,提高声音说道:在那些贪贿之徒看来,军队的粮秣官该是一个最肥的官职。特别是军队打仗时候,最容易从他们身上发财。于是,济南籍奸商方波便千方百计,结识了四川绿营的同乡军官侯成。恰好侯成也是一个贪贿之徒,于是他们内外勾结,不知贪污了多少朝廷下拨的饷银,发了多少不义之财!并且,方波还经常狐假虎威,在外冒侯成之名,多方诈骗。很快,侯成贪贿之事被上司查知,侯成丧心病狂,干脆盗饷银潜逃!而此事当然瞒不了方波,于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方波便寻机杀死侯成,谋取了侯成贪污的军饷。大家试想,在千里之外,方波如何能够把大笔不义之财安全运回家乡?只有自己诈死,把钱财装进棺材,并冒充侯成护送自己灵柩还乡。而方波既然诈死,自然不好在家乡亲人面前露面,于是便拉上局外人刘赶,并在行至山东高唐时候,骗刘赶护送自己灵柩回乡。接着又私心作祟,要与妻子王翠莲独享富贵,就在信中把真相说给了妻子。岂不知机关算尽,反被奸夫淫妇杀死!宫强王翠莲,你们自觉聪明,认为事情做得比方波更为神不知鬼不觉,但天下所有蠢事,哪一件不是由你们这些自诩聪明之人所为!想必你们没有想到,侯成和方波谋取的不义之财,全藏在这口棺材之内,方波准备风平浪静之后再悄悄回乡,开棺取出吧?来人,开棺!
       公堂内外,顿时喝声雷动。都为按察使大人的分析判断所折服。
       不料衙役们合力打开那口棺材,公堂之上,顿时哑然无声!因为那口棺材里面除了几块巨石,并无它物!
       翘首围观的人群和衙门内的官吏们顿时目瞪口呆。没想到号称“当代包公”的金光悌按察使,居然也有失算时候。
       金光悌微微一愣,接着捻须一笑:我几乎忘了还有所谓热心助人的四川渝州商贩!刘赶,你既然已经拿到了你的五十两银子却不远走高飞,滞留在山东济南干什么?快把你如何偷阅方波信件得知真相,然后移花接木换出的另一口棺材藏在哪里,从实招来!
       一直提心吊胆跪在旁边的刘赶一听,顿时瘫坐在地……
       三天后,被追回的十万两军饷在济南按察使衙门派员的押送下,送往四川……
       金光悌不但为朝庭追回了饷银十万两,还连带破了人命大案,受到嘉庆皇帝特旨嘉奖,升任山东布政使,至今在山东仍传为佳话。

        作者简介:姜泽华,山东即墨市人。故事作家,职业撰稿人。知名驴友。《百花悬念故事》特约编辑。《户外》月刊执行主编、《大沽河》文学季刊编委。出版故事小说多部,编、拍微电影多部,作品多次获奖

 

上一条:晚秋,我们邂逅在美丽的湘西
下一条:美丽的文化小山村金上塆
返回】【关闭
0
 
 
 
 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 | 中国文化院  |  世界丛氏宗亲网  | 福建金氏网  | 湖北省炎黄文化研究会  | 曾氏宗亲网  | 胡氏宗亲网  |李氏网  |中华王氏网
 
至顶 反馈 至底